日本VS西班牙中国有限公司-

作者:耿直哥

据美国《科学》杂志报道,美国国会正在考虑在美国政府2023年的财政预算法案中附加一条针对中美科

作者:耿直哥

据美国《科学》杂志报道,美国国会正在考虑在美国政府2023年的财政预算法案中附加一条针对中美科研合作的禁令,将禁止美国卫生与人力资源服务部下属的美国国立的科研机构(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及NIH其下属科研机构以及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DC)掏钱支持一切在中国的实验室进行的科研项目。

对此,有美国科学家担忧地表示,倘若这一禁令最终通过国会并被总统拜登签署成为法律,不仅将是政治对科学的干涉,还将对美国自身的科研工作造成损害。

不过,如果这个禁令真能通过的话,除了美国的科学家会非常难受,尴尬的恐怕还有拜登自己和他来自的民主党。而中国反而可以看他们的笑话。

为啥这么说呢?因为,从《科学》杂志的报道来看,提出要在美国2023年财政预算法案中附加这么一个科研合作禁令的,是美国国会众议院的共和党籍众议员克里斯·斯图尔特(Chris Stewart)。

但此人的身份并不一般,他不仅是美国国会众议院拨款委员会的成员,还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

不仅如此,他还相当敌视为美国政府负责疫情应对工作的美国知名传染病学专家安东尼·福奇。在过去2年里,他更是与美国共和党其他反智的右翼保守派政客编造了许多政治阴谋论和科学谣言,说什么新冠病毒是福奇这种美国国立科研机构的精英科学家(注:福奇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下属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所长)掏钱支持中国武汉病毒所搞出来的。

早在《科学》杂志报道他如今提出的这个中美科研合作禁令之前,他就已经于去年11月提出过一个同样荒唐可笑的“福奇法案”,内容和如今这个禁令颇为相似,就是要禁止美国国立的科研机构给中国实验室进行的“功能增强实验”拨款。

至于斯图尔特这样的共和党政客,为何会不断用这些谣言骚扰攻击福奇这个美国自己的顶尖科学家,甚至把他说成是与武汉病毒所一起“制造新冠病毒”的“帮凶”,这背后有两个主要的政治动机。

首先,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当政时期,福奇虽然是为特朗普政府操持新冠疫情防疫工作的首席专家,但他一直面临着种种政治干预科学的困境,这一问题也成了民主党当时打击特朗普政府的主要火力点。结果,在特朗普输掉了2020年的总统大选后,福奇就成了共和党报复的对象。

其次,也是更为主要的是,美国社会的心态过去两年来被新冠疫情搞得很烦躁,需要找一个人为他们的痛苦背锅。此前民主党将特朗普立作了这个靶子,称美国疫情失控都怪特朗普。而如今共和党则是反过来将福奇立作了这个靶子,称疫情会出现是福奇和中国人搞出来的。

美国《纽约时报》在今年2月的一篇报道中就提到了这一点,称共和党是为了取悦以前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为主的共和党选民,才将福奇立成了一个靶子,把一切新冠疫情的脏水都往他身上泼。

所以,斯图尔特如今在美国2023年财政预算案中提出的这个禁令,其实就是他对福奇政治打击报复的一种延续。只不过,这次他进行了一些伪装,没有直接在法案的名字上写出福奇,还把俄罗斯也写入了禁令的范畴。

而这便是为何耿直哥会说,如果包含这个禁令的法案最终获得通过,尴尬的只会是拜登和民主党——因为一旦他们通过并签署了这个法案,等于是在政治上“坐实”了“福奇和武汉病毒所的合作是有问题的,是他们一起制造出了新冠病毒”这一荒诞的谣言,更等于是帮共和党认定了拜登和民主党一直在支持的福奇,是个美国和人类的“叛徒”与“敌人”。共和党也会拿此事在美国中期选举的时候造势,打击拜登和民主党。

(图为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马克·卢比奥攻击拜登和民主党为福奇“辩护”,这样的攻击非常常见)

不过,耿直哥上述谈到的这些政治层面的内容,《科学》杂志在报道斯图尔特提出的这个禁令时都没有涉及。该杂志主要谈及的是美国科学界对于这一禁令的担忧和反对,认为这会伤害美国自身的科研工作,导致美国与中国在癌症、艾滋病、精神疾病和流感疫苗上一系列的合作项目受到冲击。有的美国科学家还希望这个禁令能在2023年财政预算法案的最终版本通过前被移除。

另外,《科学》杂志还在文章中提到,美国政坛那些宣称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病毒所实验室的说法是“没有证据支持的”。

可是,美国过去2年发生的一切已经证明了,科学家的担忧和反对是没有用的。反智主义和民粹主义,以及狭隘的党派政治和狭隘的地缘政治利益,才是美国的主旋律。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就很难再关上了。

不过,即使这个禁令通过了,耿直哥也并不担心这会给中国造成什么影响。毕竟,中美原本良好的科研合作关系已经自疫情以来,被美国在新冠病毒来源上泼给中国的一盆盆脏水破坏殆尽了。已经在谷底了,还能再差到哪儿去呢?

所以,如果拜登和民主党真要通过这么一个帮共和党打击自己,并让美国科学家寒心,让世界科学界叹息的蠢事,耿直哥相信中国人肯定不会拦着。